穿著 PRADA 的惡魔 October 20, 2006

在看電影前已經略微知道劇情,不過身邊的朋友有愈來愈多的美譽,所以在今天逃過一劫的 meeting 之後,去看了。

選擇,是我覺得這部片從頭到尾的貫穿點,說清楚一點,是,

每個人都必須為每個決定負完全的責任」。

惡魔 Miranda 是個工作狂,但是為了成為一個在時尚圈被鎂光燈包圍的工作狂,他犧牲了婚姻,也覺得對兩個女兒不公平,為此差點流下違背女強人形象的眼淚。這是他的選擇,我覺得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選擇,換句話說,這是他要的。

惡魔的新助理 Anne ,我覺得是被「好勝心」、「不服輸」的心理牽著走,雖然總說「我別無選擇」,但其實他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還是做了決定,這在與男友分手的那一幕中,由男友點破了。

Emily 只能說是個運氣不好的角色,在巴黎週出發前的一刻竟然成為病菌的溫床,外加一場需要住院的小車禍,如果 Emily 沒有感冒、沒有出車禍,我覺得出席巴黎週的會是 Emily 而不是 Anne。Emily 失去出席巴黎週的機會,是因為運氣不好,站在 Miranda 的角度,是一定不會讓 Emily 去的,因此 Anne 取代 Emily 參加巴黎盛會我覺得是一定的、理所當然的,雖然這麼做對 Emily 是很殘忍的。

光頭男奈吉倒是很典型的工作人,很認命,work hard,Miranda 對他其實頗讚賞,儘管 Miranda 在最後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和地位,而奪去他升官、一展長才的機會,奈吉還是用「我相信她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會彌補我」來安慰自己,再次顯現他的認命。

其實我覺得問題是個老問題,知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為了那個目標,犧牲了其他的東西就是必須獨立承擔的,這也就是「為自己的每個決定負完全的責任」。

記得我在大三或是大四的時候,在 BBS 上寫過一篇文章給學弟妹,意思也是一樣的。上了大學,學長姊把學弟妹當大人看,說穿了,在大學裡,沒有人可以逼迫任何人做什麼事,你要做什麼事都是你自己的決定,萬一將來出了問題,就要自己一肩承擔,不要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現在的我也是一樣,唸書、寫作業、寫論文,我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接下西灣學人的工作對我來說到底有沒有必要?我要的是什麼?如果西灣學人的活動擠壓到我唸書的時間,我該怎麼做?我這幾天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答案應該很明顯了,我會放棄西灣學人的工作,專心唸書、寫論文。下次開會的時候,我會提出希望讓學弟妹早點進來西灣學人幫忙,一方面帶著他們做,準備交接,一方面降低我的工作量。

唸書,是我唸研究所的最重要目標。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