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守護生命的天使們 December 24, 2007

昨天中午在嘉義參加大學同學的婚宴,喝了一杯紅麴葡萄酒(平常我滴酒不沾)。晚上又與 JayRu西堤,提前吃聖誕大餐,大概是因為心情太好,忍不住多吃了一點蝦蟹(約四隻普通草蝦的份量而已),誰知後遺症這麼大。

晚上十點左右開始覺得眼睛酸,猜想是因早起加上高鐵勞頓,所以有些疲累,而不以為意。洗澡時突然右側鼻子堵住不通,眼睛直流眼淚(目油),感覺不太對勁,與平時感冒的症狀不同,不是慢慢鼻塞,而是瞬間堵塞。

洗完澡之後愈發嚴重,開始冒汗,整顆頭的溫度直線上升,耳朵發熱,甚至覺得鼻子及周圍有些麻麻的、腫腫的。事態不尋常,媽媽帶我坐計程車夜奔榮總。


計程車運將聽到我們要去榮總急診,又看到我不舒服,馬上加快油門,但這位叔叔該停的紅燈都有停,下車前因媽媽一時找不到零錢,而直說(車錢)不夠沒關係,不過我還是在我身上找到足夠的零錢付車資。真是位好心的運將。

在急診室掛號時,症狀稍歇。我前面是一個被爸爸抱著的小女孩,年約二、三歲,媽媽在幫她辦掛號手續,小女孩抱著爸爸說肚子好痛,卻沒有哭鬧。護士先幫我量過血壓、脈搏,照例在我的左手腕戴上急診室藍手環。過沒多久,症狀又起,甚至連人中、下巴也開始覺得腫、麻。

星期日夜裡的急診室,病床上躺著的多半是老人,不曉得是否因這裡是榮總。每個醫生、護士都忙碌不堪,護士們更是來來回回不斷地在急診室各處穿梭,很有耐心地回答病人家屬多如牛毛又千奇百怪的問題。幸運的是沒有救護車將重傷病患送進醫院,也許對急診室來說,昨天還算是平靜的呢。

醫生判定我的症狀應是過敏。抽血、驗尿、照胸腔 X 光過後,吃下一顆藥丸,護士說要打點滴。在我的右手背上插針,那種痛的感覺和抽血時不同,幾秒鐘過後說插針處的血管破裂,腫起來,要重打,我心裡想:「該不會是護士沒打好吧?」換左手,一樣在手背上插針,這次 OK,要我們等 40 分鐘,驗血驗尿與 X 光片出爐後,才決定能否離開。

媽媽幫我壓住右手背上的針孔止血,但我感覺針還在手上,所以媽媽的手只要稍微動一下,我就會痛一下。拿起棉花,媽媽果然看見針還插在手上,趕緊請護士來處理。忙中出錯,卻讓我的心情放鬆下來,想說「護士小姐,你在搞笑嗎? XD」

我躺在病床上,回想上一次在醫院打點滴,應該是 20 年前了吧。我閉上眼睛準備休息,耳裡盡是護士在安撫病患與家屬的聲音。

不知不覺中我睡著了,醒時看見醫生走來,說沒問題了,各項檢驗都無異狀,吃藥過後症狀也減輕許多,可以回家休息。剛剛那位護士幫我卸下點滴、拔出針,要我用棉花在針孔處壓三分鐘,不流血就可以回家了。

穿起外套,和媽媽一步一步走出急診室。夜裡,急診室燈火通明,護士們依舊以極快的步伐在裡頭忙碌著。幫媽媽撐起傘,坐上一部危險駕駛的計程車,拜託,我才剛從急診室出來,可不想馬上又被送進去。

感謝媽媽(陪我折騰了一晚)以及守護子女的父母;感謝急診室裡的天使,你們堅定、溫暖的回答,安撫著急診室裡每一個惶恐無助的靈魂。

2 comments:

darksdream liu said...

多休息唉!祝早日康復。

thinkerCKD said...

To darksdream liu:
謝謝你,以後我還是對蝦蟹敬謝不敏比較保險 X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