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山論壇:Birzman 啟動我的 5km 單車初體驗 September 30, 2008

橫山論壇:Birzman - 鄉村企業自創品牌之路
時間: 2008.09.27
地點:新竹縣橫山鄉橫山村潁川堂
與會人員: Don Chen(潁川堂主人)、 Lawrence Kuo(郭中村,鉅輪實業總經理)及 Birzman 團隊、 Jack Tsai(Heidrick & Struggles)、 Vincent Liu(Brand DNA)、 Lulu Hsieh(竹科單車推廣社)、 Feeling Huang(ZyXEL)、范揚田先生(意念工房)、黃牧師、彭嘉煒先生(前聯合報系記者)、 Jessie、 thinkerCKD。



鉅輪實業及 Birzman 簡介(2008.07.15 經濟日報)

薔蜜颱風來襲,從台北出發前,特地打了電話關心論壇是否照常舉辦, Don 說橫山的天氣很好。抬頭看看台北的天氣,是典型、將要一發不可收拾的颱風天,趨車至新竹,天氣果然不受颱風影響,直到下午都還有陽光。

會前,郭總經理帶著 Birzman 團隊,和幾近十台的 Centurion 單車,從彰化來。所有人都圍著漂亮的單車詢問,性能、配件、價格等等。 Feeling 還想直接下單,「車子就不用再帶回去彰化了 XD」。最炫的就是 Centurion 的小折,大部分的小折都是為了能折疊,而把一些裝備捨棄,而 Centurion 的小折,則是把原有的裝備都留著,再想辦法折疊。

以下是當天的一些記錄,有時候因為講者講得太精彩,而我聽得太入神,就忘了動筆,所以筆記只是大概而已。

Jack:
我估計,到 2030 年,有 60% 的台灣小孩會在中國企業上班,或老闆是中國人(work for China-brand or China-boss),有 88 家中國企業會擠入 Fortune 500,有一半的 CEO 是女性。科技業 100 強中,台灣 CEO 的平均年齡在 60 歲左右,而「成長最快」有 14 家中國企業, CEO 的平均年齡 39.2 歲。 20 年的 generation gap 代表什麼?另外,現在 baby-boomer 掌握全球 90% 可支配的財富,要去想這些人的需求,未來的企業、產業會依此重整。

Lulu:
在台灣推動自行車運動最大的阻力是氣候,台灣的氣候(熱帶、亞熱帶)很不適合騎單車,夏天太熱了。我們覺得今年冬天是關鍵,因為冬天的氣候對騎車的人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如果今年冬天過後,單車熱潮還是依舊,那應該就不會變得像蛋塔那樣。

Lawrence:
鉅輪實業 1991 年從貿易起家,也做 ODM。當時覺得,如果手上沒有品牌,會覺得虛虛的。 Birzman 的定位在專業維修。 Birzman 這名字是命名公司取的,選它是因為完全是新創造的字,也不像台灣人取的名字。我在芬蘭小村莊看見 350 年的世界級企業,這證明了一種可能性。

我們公司前有個生態池,世界是人、動物、植物形成的平衡,想讓設計部門去體會,這世界不是只有人,希望能做出通用設計。以前企業是 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現在是 think locally, act globally,用在地的資源做世界的生意。公司設在彰化縣大村鄉,著眼於強勢的供應鍊(supply chain)和產業聚落。我們也就近聘用大業大學的學生,設計師都是沒有工作經驗的,一方面給新人機會,一方面也是因為只有新人能有不同的看法。覺得蠻困難的一點是,公司附近沒有國際級的餐廳,外國客戶來,如果不是葡萄產期,還真不知道要怎麼介紹大村。

公司總部的設計,設計是人對生活的看法,倉庫採用在地的材料,加上國際級的品味,其實造價跟一般倉庫差不多。我只是到處看、到處學, 30 歲以後才學會欣賞樹。(郭總經理最近又買了幾棵大樹,打算種在總部園區裡。)

Don:
北歐國家講究精準,牆上的插座都是 90 度,在台灣如果你一直盯著師父,也可以達到這種水準,但是如果不這樣做,通常師父們不會如此自我要求。香港和荷蘭的機場,細節都做得很好,泰國的新機場就不是這樣。 Lawrence 因為走過、看過一些國家,所以視野會不同。

Jack:
我第一眼看到 Birzman 這個品牌名稱,給我的直覺是鳥人,會飛的人,有自由自在的意味。然後又發現 slogan 是 Be Boundless,所以我的感覺應該是沒有錯的。 Boundless 包括創新(innovation)和執行(operation), Birzman 的創新是沒有邊界的,使用 Birzman 的工具能讓你自由自在。每個人、每個公司、每個國家都要有自己的價值主張,像 Birzman 的價值主張就是 Boundless。

Lawrence:
經過兩次 show 的觀察之後,發現目前的定位是正確的,沒有其他人在做 workshop 。

Vincent:
台灣人喜歡什麼都做,覺得這樣才可以登上檯面,其實這樣不見得很好。可以先針對頂級客戶,讓很多專業級的人士使用(例如天母捷安特的黃顯熙),形成參考指標(reference),再去影響一般消費者(end user)。看起來 Birzman 已經有了很明確的品牌形象(brand image)。

Jack:
要吸引國外人才來台灣很難,香港、上海、台北,外國人會怎麼選?大概 60% 選上海、 39% 選香港, 1% 選台北,因為他還不知道台北在哪裡。

Don:
以前台北發展得不錯,是因為中國鎖國,外商把台灣當成進入中國的跳板,現在台北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要趕快找出台灣的新定位。 Birzman 附近也要有 Birzman 等級、具有 Birzman 思維的餐廳,這不是單一個點就能改善的,這是全面性的。

Lawrence:
我們一開始也沒有想要做很大,只是希望大家在想到單車手工具(hand tool)的時候,就能想到 Birzman。

眾人大笑:其實這樣很大喔!

Vincent:
因為鉅輪原本是通路商(distributor),本來就會接觸到消費者(consumer),所以從 ODM 轉成 OBM 比較沒有困難。也許可以將 Birzman 打造成景點,弄一個 show room,像 Benz 的博物館,形成一個 hub,吸引觀光客到 Birzman 參觀,甚至可以帶動附近的餐廳或其他產業。

Lawrence:
我們的產品下個月才開始賣,大陸已經有人在仿冒了。我們只能繼續跑在前面。

Vincent:
沒錯,也要注意智慧財產權方面(IP)的問題,或許也該考慮引進相關的人才。以前我曾經給客戶建議,去美國就賣系統,不賣單品,連如何使用的方法都包含進去,提供一個解決方案(solution),將仿冒的傷害降到最低。

范:我講實在話,這工具的手感不夠好,既然訂價在中高價位,產品就要獨特,工具是握在手上,手感很重要。頂級顧客買東西是一個奇蒙子(情緒)啊。找台灣的工人做,他們不願意做,因為只要是機器可以做的,都不用人做。日本和德國不一樣,雖然機器可以做,他們也是半機器半人工,堅持工藝精神。


由左至右:Feeling, Lawrence, Vincent, Don, and Jack.
圖片來源:橫山論壇

會後, Don 、 Lawrence 、鉅輪團隊、范先生都踏上單車,我和 Jessie 騎著 Don 的舊車,跟他們出去騎了一圈。後來黃牧師也加入, Feeling 則是開著車,充當我們的褓姆車。這是我的第一次單車長征,不過好像也只有 5 km 而已 XD 兩個禮拜前才因為打球傷了兩條肌腱,所以腳不能太用力,沿路都是我騎最慢 XD。

終於體會到騎車的過程,上坡時,雖然一邊變速轉至小盤,但前進的速度也變慢,望著一個又一個的上坡,然後再一個接著一個地騎上去。下坡時就享受速度、放鬆、汗水和涼風。雖然我的速度很慢,但終究是騎完全程。由於颱風的關係,回程的路上開始下著小雨,淋著雨、流著汗,再搭配來自大腿的酸,以及雨後天邊的彩虹,運動的感覺還是這麼迷人。

後來,我們跟著 Don 和 Lawrence 到老頭擺吃道地的客家菜,運動過後的食慾果然比較好。大家都很期待能到彰化大村去參觀 Birzman,去看看他們的生態池、大樹,以及世界級的設計。

一天的行程相當充實,除了騎車, Vincent 也幫我們複習了一堂(整學期的)行銷課, Vincent 和 Jack 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抓住重點、發表意見,甚至提出建議,職場前輩的深厚功力自然不在話下。而范先生則是透過本身的實作和經驗,提供另一種觀點。感謝 Don 安排這樣的聚會,讓我們職場新鮮人能夠參與如此精彩的對話。

延伸閱讀
更多相片:Birzman - 鄉村企業自創品牌之路 @ 橫山論壇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