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鳥年代 June 14, 2016

那個鳥年代》(澎派童玩盒裝版)、《那個鳥年代》單書,商周出版,2016 年 4 月 2 日上市。


Part One

當時敝部門正在開會,一位大大拿著一本樣書進來,問大家的意見:可不可以出?你們有興趣嗎?(樣書是作者自己去印的,光這點就超有心。)說是樣書,但其實跟完成品沒什麼差別,書名是手寫的《那個鳥年代》。幾位同事小心翼翼地輪著看。

作者是我們都認識的封面設計師,他和大大好像是差不多時間進入出版業,和我的主管也合作很長時間,我們同事也常請他幫忙做封面,他是封面設計界的知名人士。(合作的出版社超多、能接的類型超廣。)

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他快要 50 歲,因為平常在電話中聽起來比較像是 30 出頭的年紀。(失敬、失敬。)

一翻開書,就陷入兒時回憶了。按照年齡細算,「那個鳥年代」我算是有參與到後段,想起小時候在奶奶家騎樓看著鄰居大哥哥大姊姊玩尪仔標的模糊影像。因為我沒什麼童年,所以這種屬於童年的記憶,於我是稀少而珍貴的。舉凡小學早晨升旗、被老師打、踢毽子、跳馬背、即席演講或朗讀比賽,都出現在書裡,圖畫栩栩如生。而那些我珍藏的棒球、足壘球、躲避球、作文比賽、查字典比賽、改錯字比賽、偷騎腳踏車跨橋買書等記憶,則不時從旁湧出與書中的畫相互輝映、對照,甚至對話。

只是,那些都一去不復返了。

一回過神,幾乎全部門的同事都認為可以出,而且我們有興趣接手。(部門同事的年紀多半比我小一些,但全都很有感。)後來這本書還是由其他部門負責。

現在,它終於要上市了。「友編」幫它做了兩個版本,珍藏盒裝版還有附戳戳樂、竹蜻蜓、竹筒噴水槍等古早童玩。以後如果我有小孩,大概也會拿出這本書,跟我的小孩(甚至孫子)說:「把拔(阿公)以前就是這樣長大的。」然後,我也能想像他們翻我白眼,或覺得囉唆逕自轉身走開的畫面。

市場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懷舊商品,對我而言,其實那正是宣告著某個年代早已結束,因為已經過去了,才成為可以懷的舊,才要趕緊以文字或圖像留下點痕跡,以供後人憑弔。

那個年代看起來很鳥,但終究變得珍貴,因為我們永遠失去了。

現在能做的,就是買一套盒裝版留念、傳家,買一本單書翻閱。很多東西,過去了,就再也沒有了。

Part Two

早上,辦公室掀起一陣小小的騷動,原來是《那個鳥年代》的作者來了。雖然我和他通過幾次電話,但從未見過本人,當然不能錯過這機會。有一位很聰明的大大,幫我想了很棒的方法,讓我跟作者相認,還要到了簽名。(我買的是盒裝版喔,有附童玩的!)

現在,再次翻開這本書,看著裡面的圖文,重溫屬於我的那個鳥年代。

(看得出來這本書下了重本,封面紙張、內頁紙張、裝訂方式,都不馬虎,值得珍藏。)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