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濟論壇(WEF)2010: The Next Global Crisis February 5, 2010

這篇文章是我第一次交稿的版本,內容完全是 1/27 上午「下一個全球危機」(The Next Global Crisis)與會者的對談。


Copyright by World Economic Forum.
swiss-image.ch/Photo by Andy Mettler.

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一月二十一日發表《二○一○年全球經濟展望》(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 2010),報告中稱,危機最嚴重的階段已經結束,從去年三月至今,高收入國家與新興市場的股市皆已收復半壁江山,同時將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從二%上調至二‧七%。

但世界銀行也不忘提出警告,若刺激政策太早撤出,復甦可能隨之熄火,相對的,若是太晚結束刺激方案,則可能引發通貨膨脹和新的資產泡沫,導致突然的貨幣緊縮政策,甚至二次衰退。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也認為各國不應過早退出刺激政策,否則可能引發二次衰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甚至指出,為了避免二次衰退,美國應該進行第二輪振興經濟措施。

正當全球經濟逐漸顯示出復甦的態勢時,人們對金融海嘯餘悸猶存,深怕在重回成長的路途上,遺漏了重要的警訊。「看著股票市場,我們覺得正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創辦人暨執行主席施瓦布(Klaus Schwab)說,「但這可能是錯的,我們仍有許多尚未解決的問題。」

施瓦布口中的「許多問題」是什麼?

不是所有國家都能順利改革經濟結構

在一月二十七日上午,達沃斯論壇的「下一個全球危機」討論會中,哈佛大學公共政策系、經濟系教授肯尼士‧羅格夫(Kenneth Rogoff)提出主權債務問題將是全球經濟最可能的威脅。「如果觀察過去,常常在全球銀行危機發生的幾年後,跟著發生一波主權債務危機。」他說,「我並不擔心美國和英國這類國家會違約,但我們可能會看見非常痛苦的政治危機、勒緊褲帶(編按:指減少消費)、更高的稅率和緩慢的復甦。新興歐洲則有龐大的外債,在金融危機前就有問題,現在惡化了,國際貨幣基金介入、徹底的違約,回顧金融危機的歷史,這些事一再重演。」

與會的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朱民進一步指出改革經濟結構的必要性和困難,他認為今年全球經濟真正的危機在於成長非常微弱而且不穩定。「目前,人們傾向於樂觀看待,甚至有人預估今年全球經濟將成長約五%,」他說,「但要記得,這五%是和去年幾季很低、很低的基期相比而來的。美國二○一○年的 GDP 仍和二○○七年的水準相同,等於做了三年白工。目前經濟的反彈力道非常微弱,主要是由政府支出、貿易往來週期,以及藉由削減成本增進生產力來維持,全球經濟並沒有非常強勁的成長引擎。」

「全球正面臨兩項絕對重要的軟著陸,首先是從目前由政府刺激方案驅動的反彈轉為可持續的、由企業投資和私人消費所驅動的成長,之後,再更進一步轉為結構平衡的經濟增長。」朱民強調,「金融危機逼著大家都必須進行結構改革,但不見得所有的國家都能順利完成兩次軟著陸,這絕對是目前全球的潛在危機。」他認為,現在美國和歐洲的失業率都在一○%左右,世界並不安全。

讓金融業自己解決問題,還是要加強監管?

在達沃斯論壇開始前幾天,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公布金融改革計畫,打算禁止吸收客戶存款的商業銀行從事自營交易業務,也不能擁有和投資對沖基金或私募基金,或向這類業者提供諮詢服務。而單一銀行保險存款在全美所佔比例不得超過十%的規定,適用範圍也將擴大到非保險存款和其他資產。他稱這計畫為「伏克爾法則」(Volcker Rule),暗示著將由曾任美國聯準會(Fed)主席、現為白宮經濟顧問的保羅‧伏克爾(Paul Volcker)來主導美國金融業的改革措施。

儘管英法政府都支持歐巴馬的這項計畫,英國勞埃德保險社(Lloyd’s of London)主席彼得‧列文爵士(Lord Peter Levene)仍在達沃斯表示,對金融業的過度監管會對全球經濟造成不利的影響。

「大家都記得沙賓法案(Sarbanes Oxley Act,編按:美國在二○○二年通過,在公司治理、會計職業監管、證券市場監管等方面做了許多新規定),該法案是巨大的勝利,」列文爵士說,「但不是紐約或美國的勝利,而是倫敦的。我們打算在倫敦市為薩班斯(Paul Sarbanes)和奧克斯利(Mike Oxley)議員豎立雕像,以感謝他們為我們帶來這麼多生意。」他的幽默引來討論會現場聽眾一陣笑聲。

他認為「重點是金融業必須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這會是復甦的起點。」

朱民當場提出反駁,「我認為金融業很明顯的太過龐大。銀行是服務業,有責任持續替大眾服務,不該追求十九%、二十%甚至更高的股東報酬率,」他說,「完美的法規顯然並不存在,但也沒有完美的市場,我們必須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在這次危機之後,銀行業是該有更多監管。」

而歐巴馬在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在美國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時,又再次重申將實施「嚴肅的金融改革」。「我對懲罰銀行不感興趣,我是要保護經濟,」他以嚴厲的措辭展示決心,「在眾議院已經通過的金融方案裡有許多改革,但遊說團體卻試圖令它胎死腹中。我們不能讓他們得逞。如果送到我桌上的法案沒有實質改革的內容,我會把它退回去,直到修正為止。」

保護主義不只在於貿易,更是一種心態

另一個可能威脅全球經濟的因素是保護主義。以色列央行前總裁,現任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國際部門主席雅各‧法蘭克爾(Jacob A. Frenkel)認為當發生嚴重衰退的時候,如同我們現在所經歷的,正是滋生壞政策的沃土,「在前進的途中,真正的風險是落入過度干預和過度保護的陷阱。」

他認為政府為了保護民眾,會變得過度活躍。「如果有一個主張能在歷史上獲得普遍的認同,那就是主張自由貿易能形成雙贏,」他在討論會上提出警告,「但是在現實中,我們看到全球都有保護主義的傾向。」

他更進一步指出「保護主義不只在於貿易,更是一種心態,認為全球化是不好的,認為新興市場應該跟我們隔開,認為中國是威脅而非機會。」法蘭克爾告訴大家,「這整套思維模式都必須拋開,以長期的角度觀之,開放才是關鍵。」

朱民除了表示贊同之外,還指出資金流動是今年全球經濟的一大風險。「在十二個月前,當金融風暴襲擊西方社會的時候,資金撤出新興市場,讓俄羅斯、印度、南韓及印尼的貨幣貶值了三○%。四個月前,資金又回到新興市場,那些國家的貨幣又升值了三○%。這是非常大的波動。」他說,「大家都知道,在今年的某個時候,當貨幣政策改變、資金回到美國本土市場時,將會造成巨大的問題。這是我們從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危機學到的教訓。」

此時,在現場進行轉播的美國 CNBC 電視台知名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突然提出問題,「那人民幣會做調整嗎?」朱民表示在市場振盪之際,「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至關重要,不僅有利於中國,也對世界有益,」為中國的匯率政策辯護。

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法蘭克馬上接著說:「可以穩定但是(匯率)高一點嗎?」引來全場一陣大笑。「穩定是一回事,人為操控是另一回事,」他說,「可以在高一點的地方維持穩定。」朱民僅表示二十國集團(G20)也一致認為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對全球都很重要,臉上則隱約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謹慎處理各議題,以免重陷衰退

討論會就在最後一陣舌腔唇戰中到了尾聲,現場聽眾透過座位旁的遙控器投票,結果顯示五○‧七%的人認為主權債務問題是最可能造成下一次全球危機的原因,三七‧三%的人覺得是保護主義,只有一二%的人認為肇因是對金融業的過度監管,民眾對金融業的不滿再次徹底展現。

顯然,邁向經濟復甦之路仍須小心翼翼,如同世界銀行在《二○一○年全球經濟展望》中所說的,「如果應對不當,就可能在二○一一年重陷衰退。」

2 comments:

Don Chen's village said...

Jimmy,
Very good writing!
Don
PS. my son's boy will be published on April

thinkerCKD said...

Thank you, Don.
I'm looking forward to the new book.
Congratulations!
Jimm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