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思考》上課筆記 May 01, 2007 May 6, 2007

Part One

Russell Ackoff創意是可以後天訓練的,著有《Idealized Design: How to Dissolve Tomorrow's Crisis...Today》、《The Art of Problem Solving: Accompanied by Ackoff's Fables》等書。

‧ Russell Ackoff 原來學建築,研究 OR(作業研究,Operation Research)與管理數學,後來發現這不能解決管理問題,改研究系統思考,師承 Churchman。

‧認為系統 approach 應注意四個構面:(1) 系統目標;(2) 組成份子;(3) 組成份子的互動關係;(4) 系統環境。

認為變數可分為「可控制變數」與「不可控制變數」,而且要在「可控制變數」中找解。我們以為的「可控制變數」常是「不可控制變數」,而我們認為的「不可控制變數」裡常隱含有「可控制變數」。「可控」、「不可控」常是「認知」的。

‧楊老師常說「跳脫 0 或 1」:做些事(可控),但不要追求完美(不可控)。

‧龜井正夫,當時日本國鐵(JR)每天虧損 12 億,將廢棄隧道改為商店街,因又直又長的鐵道兩旁有美麗的風景,吸引大批人潮。

龜井正夫:「如果你認為不可能,那就不可能;如果你認為還有可能,那就還有可能。」

‧什麼是公共汽車?香港人認為是「會移動的廣告牆」,首先在公車上設置廣告。

‧注意:在《 Conscious Business 》第三章寫到,不是你成為 player 就什麼都能解決。強調內生觀,把自己放進系統裡,成為 player,做些事情改變現況。

Edward De Bono系統性的創意工具,著有《嚴肅創意》等書。

Michael Ray:強調內在創造力,著有《這一生,你為何而來?》(The Highest Goal)等書。

Fred Kofman創造力是化「不可控制變數」為「可控制變數」

Part Two:如何領導部屬放棄本位主義

‧企業的設計(制度):設計以全局為考量的激勵機制,利用結構影響行為

先將第三項修練「 Shared vision 」擴充為「 Shared vision and value 」,搭配第二項修練「改善 mental model 」與第四項修練「 Team learning 」。企業內如有好的「 Shared vision and value 」,各部門不死守各自的 mental model,透過 team learning 的技巧(例如深度匯談)互相合作。

‧工作輪調:瞭解不同部門重視的面向及其困難點。

‧呈現系統全貌:福特汽車曾執行 Lincoln Project,負責胎壓與負責汽車穩定性的兩個團隊互相衝突,在 MIT 顧問畫出系統圖之後,才瞭解彼此同在一條船上。

‧建立好的企業文化、好的 value。

Part Three

‧書:《重新想像》by Tom Peters,重新想像企業的運作方式。

‧ bureaucracy 的系統是機械系統,大系統是由小零件組成,所以可以拆開。 Peter Senge 所談的系統是 organic 的有機系統,是環環相扣的。

‧快系統:人際溝通最快,所以要放慢,問清楚。例如深度匯談、推論階梯。

‧慢系統:系統變化太慢,難以察覺,例如雲的變化、年齡增長帶來的變化。因此以模擬的方式加快系統的運作速度,以便觀察。例如人民航空。

Part Four:捨本逐末基模


幾乎所有事情的背後都有捨本逐末的結構

‧ Peter Senge 在《修練的軌跡》中有詳細的介紹與說明。

2 comments:

Roy said...

你在台灣唸書嗎?念哪一所?

thinkerCKD said...

hi Roy,
我現在在高雄中山大學的企管研究所就讀,你呢?在 UB 嗎?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