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Keep A Players Productive February 5, 2007

博客來網路書店

這是天下遠見出版的《哈佛商業評論全球中文版八月試刊號裡的一篇文章(原為九月號之文章),中文篇名是「我的部屬是 "明星球員"」。

文章中提到明星球員(A player)的一些狀況:

1. 他們的特質:聰明、高競爭力,卻沒有安全感。
就像麥肯錫總經理 Ron Daniel 所說:「我們徵才的標準是:第一,要聰明絕頂;第二,缺乏安全感,因此衝勁十足;第三,好勝不服輸,充滿競爭力。」這些明星球員其實內心缺乏自信和安全感。

2. 他們的困境:逼迫自己從 A+ 進步到 A++。
原因是童年經驗的影響。心理學家 Anna Freud 認為,由於出身要求嚴格的環境,不曾平白無故獲得他人的肯定,這些小孩後來會出現極為苛刻的超我(superego)。他們會對自己苦苦相逼,硬是要區隔 A+ 與 A++ 屬於不同等級。

3. 他們的偏執:凡事拼命,不設工作界線。
面對模糊的工作指令,明星球員不會像其他人一樣暫緩行動,而是跨出熟悉的領域,想贏得肯定。但(可能)因此導致時間的運用並不合乎效率。

4. 他們的傲慢:不把「小人物」放在眼裡。
明星球員跟上司相處如魚得水,但因認為職位較低的同事技能也較差,使得他們無法跟低階的同事融洽相處。

由於我拿到的是試刊號,所以文章只到這裡,不過接下來的內容,應該是站在主管的立場,討論當部屬是具有上述情況的明星球員時,該如何管理、激勵(motivate),並協助他們融入團隊。

這是文章中的概要,很不幸的,除了我不是明星球員之外,我覺得自己也有上述的困擾。由於小時候無法從父母身上得到讚美,轉而拼命做事以換取別人的肯定,對自己的嚴格要求反而造成自己的焦慮。同時受困於自己的高標準,使得效率不彰。對那些我認為不夠努力的同學,很難成為互動頻繁的好朋友,與其說是傲慢,我倒覺得是不曉得如何與他們互動。

在課業分組(團隊)討論時,我偶爾會提出一些問題,有時候問題顯得吹毛求疵,雖然敷衍一下也是可以。其實我也害怕會因為我的苛求而讓組員覺得我在浪費他們的時間,畢竟這是一個團隊,而同組的同學們也都認真負責,所以通常我的問題(或建議)都會被採納,進而修正原來的作法,也因此要多花很多時間。

我的想法是盡量把事情做到最好,一方面自我要求、自我突破,一方面這也是負責的表現。

但有時候在工作(課業)上遇到困難,想尋求協助,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有時甚至礙於自卑情結(inferiority complex)優越情結(superiority complex)而不敢發出求救訊號。

對於這種「急於證明自己」的個性,其實也不知該怎麼辦。

2 comments:

ETBlue said...

看過一些相關的精神醫學/心理學資料,網址(「杏語心靈診所」的心靈資料庫):http://www.reangel.com/05-x-x.php?ID=77

網站裡的資料很多,除了跟「龜毛」有關的「強迫型人格」,也可以參考跟「不安全感」有關的「邊緣型人格」。


---節錄---

倘若符合下述條件,卻尚未影響生活、造成痛苦的話,僅能稱之為強迫性人格「傾向」,不算疾患──有趣的是──這樣的人反而能因為穩定、認真、守規矩、擇善固執、值得信任,而在職場、求學上占盡便宜。很多高階主管、學者,甚至精神科醫師本身,都是強迫性人格「傾向」。然而,一旦已經嚴重到「疾患」程度,患者就會為了自己的僵硬行為而焦慮與沮喪。

強迫性人格疾患的特徵包括:

1. 專注於細節、規則、形式、秩序、組織或進程表,反而見樹不見林,抓不到重點

2. 事事要求完美,甚至因為無法達到自己嚴苛的標準而延誤工作

3. 過度熱衷於工作,無法享受休閒活動或友誼

4. 對道德、倫理或價值觀過度要求,一絲不苟,缺乏彈性

5. 即使已經無實質或情感上的價值,仍不願意拋棄舊物

6. 除非別人完全照自己的意思做,否則不敢把工作放手給他人

7. 對自己與他人極度吝嗇

8. 處事極度僵硬、頑固,不知變通

thinkerCKD said...

我就說 ET 什麼都懂嘛 XD 看起來, A players 和強迫性人格比較像,雖然我也認為倫理道德和價值觀是不能有一點點屈服的。我也看了一下邊緣性人格,不過好像和 A players 比較不像。

Post a Comment